*龍與地下城 3.5 

*2011.08.28

*DM:BARZ

*角色:賽倫‧安肯那特

 

  杜沃港非常熱鬧,街上都是鬥技賽相關的旗幟、彩燈,還有小丑等等的雜耍藝人在街上表演。稍微佇足觀看後,我就和人打聽商店的位置,離開了鬧區。
  本來是這樣想,結果商店這邊也熱鬧到不行,大概鬥技賽對他們來說是祭典吧。

  因為是鬥技賽的關係,這次在商店裡挑了一些不是平常旅行準備的物品,順便補充一些必備道具。在填寫購買清單的同時,一名銀髮紅眼、穿著很有格調的半精靈男子向我搭話,說是想一起結帳,搞不好能拿到好價錢。因為我的東西真的不算少,價錢能便宜一些是再好不過的,於是我爽快的答應了。
  於是我們一邊挑選自己想要的物品,一邊閒聊著。也因為如此,才知道他名字是奧斯維德,也是來參加鬥技賽的。他看起來很厲害呢,如果可以真不希望與他為敵。
  此時一名『十分有少女氣息』少女向我們搭話,希望也能一起結帳。到底是多有少女氣質呢?我只能說就差沒看到她呼出的氣體也是粉紅色的了。不過講起話來,其實還滿可愛的啦,應該。
  問她想買什麼,她就笑說『絲繩一條!』。一條?就這樣?
  看奧斯維德沒有什麼反應,我笑笑,將絲繩寫在清單上。

  接著是殺價時間。先是由我提出減價要求,然後奧斯維德滿面笑容地開始向老闆熟練的砍價。
  你來我往,順便在空隙補一槍,好不容易得到了半價的折扣。這對我來說真是一大福音,畢竟我身上只有在雙月城得到的一千金,離我目標的一桶金還有一大截距離,不省著花不行。
  不過似乎是殺價殺的太熱鬧,身邊竟然有圍觀的人。其中竟然有上個月見過的亞洛伊斯、芽亞希?真巧,看來也是要參加鬥技賽的吧?正好鬥技賽需要組隊出席,湊一湊我們剛好五個人,就一起前往了賽事安排的旅館前進。

  小組共用一個大房間,而我們的房間正對大街,是還不錯的位置。在我找了個靠角落的椅子坐了下來,準備好好休息時,窗外的大街傳來一陣騷動。
  大夥都圍在窗邊看著,我也伸頭望了出去。騷動的來源是兩位聖騎士,以及一個盜賊。
  雖然大街嚷嚷聽不太出來他們在叫囂些什麼,不過看樣子應該是聖騎士要抓盜賊,盜賊理所當然地反抗。在亞洛和芽亞希的招呼聲提醒後,我才注意到其中一個聖騎士也是上個月見過的梵卡特。印像中梵卡特人還挺好的,這回竟然和另一個聖騎士在逮人,恐怕是因為這個盜賊做了什麼違反教廷的事吧?梵卡特加油。
  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三個聖騎士,往盜賊身上撲過去,最終壓制了他。梵卡特的聖騎士夥伴怒氣沖沖地衝過去開始搜身。竟然偷了聖騎士的東西嗎,太有膽了。
  就在我默默內心支持梵卡特的同時,奧斯維德說了句「我去幫忙」,就一腳蹬上窗框、自樓上一躍而下,帥氣地落在梵卡特夥伴以及盜賊的中間。少女安琪發出了只有少女能發出的少女興奮驚呼,而我與其他人則一臉詫異的替奧斯維德鼓掌。
  不過奧斯維德下去的時機不太好,整個事件幾乎就在他落地的那瞬間結束了。盜賊被壓解回看守所,他也只和梵卡特的夥伴說了兩句,就走回旅館。

  大家在房間內休息了一下,房門就傳來了敲門聲,原來是大會的人要來講解規則。
  --這次的鬥技賽分為四項比賽,游泳、賽跑、捉迷藏、空戰。除了捉迷藏是兩人一組外,其它賽項都各派一名代表,為小組爭取勝負。另外,還要推選隊長,以及隊名。最後還要上繳一張『競賽切結書』,才算正式參賽。

  決定隊長花的時間比想像中還短,大夥一致性地看向奧斯維德。他本人沒什麼意見,擺了擺手就答應了。
  他從左手邊開始一個個詢問隊名的意見。問到第二位亞洛時,亞洛高舉左手,幾乎快從椅子上站起來:
  「牛奶吐司!!」
  「--下一位!」他快速轉向安琪,如同亞洛沒有說話般。
  只是安琪似乎思考過深,完全陷入自己世界,沒有搭理奧斯維德。於是奧斯維德就轉向我,用眼神問我意見。
  基本上我是沒有取名天分我自己知道,想了一下才擠出幾個字:
  「--翡翠玉石?」
  正當奧斯維德瞬間把視線移開,準備高喊下一位時,亞洛又猛然高舉左手:
  「蜂蜜果醬!蜂蜜果醬!」見奧斯維德又要喊下一位,亞洛再度開口:「炸彈麵包!不然奶油獅也可以!」
  「奶油獅好可愛!!」安琪的少女驚呼突然炸裂開來,我才注意倒她的思緒從她的世界回來了。
  「對吧超可愛!」亞洛找到了同伴。

  奧斯維德的表情很顯然地死了,我轉過頭時發現。
  似乎是放棄那熱絡交換意見的兩人,奧斯維德拿起紙開始跟我們討論出場的順序。
  考慮到水中呼吸以及游泳的問題,第一場游泳的比賽完全只能由芽亞希上。第二場原本是安排我的,不過跑步聽起來很單純,實際上可能安排的危險卻也很多,所以決定是由奧斯維德參加。而我則與亞洛一起執行森林捉迷藏,實際上是找東西的賽事。亞洛與植物對話的能力,加上我的物品定位術,應該能很快解決比賽。第四個空戰,則由對翼獅充滿無限興趣的安琪出賽。
  最後的隊名,則由於大家對於取名的無力與厭煩,隨便用我們的晚餐就帶過了。
  --炸醬麵。

  隊長大人很明顯地不滿意隊名。

  重點回歸到了切結書上。
  --『吾向法洛爾立誓,將吾之靈魂獻給這場神聖的挑選,願吾成為最後的勝利者,秉持著公平前往那屬於遴選者的唯一聖堂。』

  這什麼一看就很可疑的立誓詞,安琪也持相同看法。她說那個『法洛爾』很像是天空紀元時期的名字,但是她也不是很確定。畢竟天空紀元已經是上上個紀元的事了,應該不可能吧?
  大夥抱著遲疑,還是簽了下去。畢竟不簽就不能參加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  切結書繳出去後,大夥便熄了燈休息,為了明天的鬥技賽存足體力。


創作者介紹

醉菊蝶

h0800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