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萊斯特傳奇團 貝羅德

※2014《黎明戰爭》後、2015/01/03團之前

※《黎明戰爭》後兩個月

  幾乎是單方面挨打的狀態,爾尼被打倒在地的時候,根本不記得自己吃了多少拳。
  對於鬧事鬥毆的傢伙,水晶玫瑰的圍事通常很快就會衝上來,然後把人丟出去。但是這次卻顯地有些猶豫不決……畢竟看到自己的老闆和好朋友從樓上辦公室一路打到一樓,誰都會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出手。更何況,對方還是因為『黎明戰爭』一炮而紅的傭兵──貝羅德啊。
  就常理上來說,圍事應該趁貝羅德放過爾尼、往門口走去的現在,圍過去好好教訓他的。但是看在老闆與他的交情……還有矯健的身手上,這群圍事反倒對他有些忌諱了。更不要說是一般的職員和酒客了,他們見到貝羅德冷怒的表情,甚至本能地退讓出一條路給他。


  「……你還真敢動手,啊?」扶著實心酒桌,爾尼有些搖晃地站起來。他身上的名牌襯衫,平常連灰塵都捨不得沾不上去,但現在卻染滿了紅酒和血污……這件衣服八成是毀了吧。
  原本見對方已無還手余力,而逕自站起、打算離開的貝羅德,聽見爾尼再度開口,他的腳步也停了下來。
  擦去嘴角的滲血,平常和顏悅色、從容熱情的爾尼,難得地露出鄙夷嘲諷的臉:
「你也不想想,你今天能活著站在這裡,是多虧了誰啊?沒有我收容你、沒有我資助你,你哪能夠有今天?貝羅德,你的命還是靠我的錢才能活下來的!
 你是我的投資、你是我的資產!我現在只不過是要求我的投資有所回報而已,你卻忘了你的本分,想要違逆我?
 別忘了,你的命是我用錢,從貧民窟買回來的───」

 

  沒有人看到貝羅德是何時轉過身的,也沒有人注意到他是何時出拳的。當大家發現他出手的時候,爾尼已經被一個漂亮的右鉤拳打倒在地。
  貝羅德走到爾尼的面前,扯下脖子上的軍事吊牌項鍊。鋼牌上頭壓印了貝羅德的名字,還有收養他的爾尼一家的聯絡方式。
  很久以前,爾尼送這個給貝羅德當作歡迎成為家中一份子的禮物。而今天,他反手將吊牌丟回他的身上:
 「那就感謝你自己的錢吧。你的錢……今天夠買你一條命了。」
  貝羅德轉身離開水晶玫瑰。

 

  隔天,這兩人拆夥的消息,就出現在萊斯特各家報章雜誌的新聞欄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  自從黎明戰爭後,原本低調的貝羅德一夕間成為了大街小巷人人皆知的頭條人物。不僅有慕名來水晶玫瑰、期盼能一睹廬山真面目的追星族,街頭小報甚至還出現了相關的奇異報導。上自生平事蹟,下至前世今生,所有可能衝高銷售額的文章,都有人拿出來寫。
  雖然因此使得水晶玫瑰當月的營業額衝到歷年新高,但是聞聲而來的人,卻不單單只有湊熱鬧的一般民眾……
  「你說這是第幾通?」
  「第八通,」爾尼將一疊文件丟到桌上後,雙腿交叉地翹上桌:「這還不包括墨西哥那群連英文都說不好的傢伙喔。」
  貝羅德靠在窗邊,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頭:「……辛苦你了。」
  「還好,我暫時還擋得住他們。」像是不想碰到一樣,爾尼拿著鋼筆挑起文件的幾頁:「打電話的那幾個都是不懂禮數、只敢試探一下的小朋友,真正大尾的早就派人送正式邀請信件過來了。
  北方的、南方的、上城的、下城的,甚至連外地的都有……你上次這麼搶手是什麼時候,高中畢業舞會嗎?」
  「……我覺得我運動會的時候,比舞會還要活躍一點。」貝羅德仔細思量過後,謹慎地下了結論。不過這並不是爾尼想要討論的重點,所以他翻了一個白眼。

 

  「重點是現在,老兄。
  你紅了以後,各派人馬都想拉你入夥。就算你消失了兩個月,他們還是不斷地想藉由我來跟你搭上線。
  現在我還能擋,是因為他們還願意客客氣氣地邀請你加入。等到他們耐心消失、認定你不會加入他們一夥以後……可就難說了。
  為了不要讓厲害的傢伙加入敵對陣營,他們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啊。」
  「……可是我真的不想加入任何一個派系,」貝羅德有些困擾地抬起頭:「你不是也是這樣嗎?因為不想跟幫派混太深,才千方百計地把水晶玫瑰搞成了中立地帶。」
  「那是因為我跟你的客群不一樣,」爾尼放下腳,換了姿勢:「我的客人大多是一些只知道用錢買樂趣的比佛利山莊住客。
  比起我,那些幫派更懂得怎麼靠賭桌海撈他們一票。」不撈過界,再加上一些優惠和甜頭,自然也對他的生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  「可是你就不同了,你的技能……對他們來說很好用。」爾尼聳聳肩:「而且在這個勢頭下,也很有吸引力和號召力……對那些不認識你的人來說啦。」認識貝羅德的都知道,像他這種見到人就想躲的傢伙,是沒有那種號召力的。

 

  貝羅德雙手抱胸坐在窗沿邊,沉默了好一段時間:「就算……我直接人間蒸發,避不回應。他們最後還是會找上你吧?」
  爾尼沒有回話,但卻也沒有反駁。
  「嗯……我不想這樣。」貝羅德點了點頭:「爾尼,我不想要讓這件事牽扯到你身上,或是伯父伯母的身上。
  我當初會想做這份工作,是希望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獨立生活,並且對你的事業有所幫助。不過既然它演變到這個狀態……那我想是時候把它割捨掉了。」
  貝羅德站起身,神情堅定地走到辦公桌前:

  「我們拆夥吧,爾尼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  清晨的機場跑道,冬季的冷風颳得讓人縮起脖子。黑色的運輸機停在跑道的一端,巨大的螺旋槳呼呼作響,捲起了一地的沙塵。
  貝羅德關上機艙門,走入駕駛艙後坐上了駕駛位。為了使指間快速回溫、恢復知覺,他脫下手套朝手指不停哈氣。
  「你的臉上有傷,要不要先治療一下再出門?」莫伊菈坐在副駕駛座,有些擔心的看著貝羅德。
  「還好,都只是小傷而已。爾尼他不擅長打架,沒傷到我多少。」比起被爾尼打傷的部分,他覺得從樓梯上滾下來的地方還比較痛……畢竟為了避免傷到爾尼要害,他在翻滾過程中充當了好幾次肉墊。
  「他聽到你這樣說,一定會生氣的吧。」莫伊菈笑笑:「都處理好了嗎?」
  「嗯,」一邊檢查儀錶板,貝羅德邊點點頭:「爾尼說消息很快就會出去,而且比起普通的拆夥宣告,這種戲劇化的鬧翻更有說服力。
  只不過……要讓他扮一下黑臉就是了。」
  一個想藉由夥伴名聲而大撈銀子的商人,和一個不想出名的當紅話題人物,這樣的拆夥常見而又充滿了話題性。就算其中不乏有著疑竇,可當媒體都認為這是事實的時候,真相也會埋沒在時間當中。爾尼打的就是這個算盤,所以才要求貝羅德與他演出這場戲。
  「不過要很久都不能見到爾尼了呢……」莫伊菈有些可惜的說。
  「嗯……感覺有點奇怪。」從十二歲開始就一直相處到現在的朋友,接下來有好一段時間都不會見到面,就連貝羅德都覺得有些不踏實。不過至少……至少自己身邊還有莫伊菈,而水晶玫瑰裡面也有羅莎的學生在,所以他也不擔心爾尼會有個萬一。
  「沒有東西忘了拿吧?」貝羅德催動螺旋槳,飛機緩緩地開始向前滑行。
  「你在這,我在這,還有什麼東西能忘記拿呢?」伸伸懶腰,莫伊菈已經準備好面對接下來的四小時飛行。
  有些羞澀地笑了笑,貝羅德短短的「嗯」了一聲,將推進桿壓下。
  黑色的運輸機從跑道上起飛,離開了萊斯特城,融入黑夜中往北方飛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「等你落定以後,打個電話給我吧。」泰勒將寫了號碼的名片交給貝羅德:「這個號碼我特別加密過了,你可以放心」
  「謝謝,我會的。」貝羅德將名片連著泰勒製作的假證件,一起收入背包內:「那麼再見了。」
  「嘿,等等。我有件事一直很想問。」泰勒笑了笑:「你在新證件用的偽裝身分,是從哪裡得到的靈感啊?我的意思是,這還真的不太像你。」
  「嗯……」貝羅德停下腳步,想了一會兒:「我不太善長偽裝,所以比起『變成』另一個人,『模仿』另外一個人對我來說稍微簡單一點。
  為了達到偽裝的目的,這個人要跟我很不一樣。
  我要很了解他,這樣我才能模仿出這個身分應該有的各種習慣動作和口吻。
  但我也要很熟悉他,才可以在第一時間做出他應該要有的反應。」他轉過身,聳肩笑了:
  「列出條件後,我發現了一個條件符合的傢伙,而我跟他朝夕相處了十幾年。
  ……我想,模仿他應該不會是什麼難事。」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欸.........很隨心所欲的一直把時間跳來跳去(你

如果看不懂的話........總之正確時間大概是2>4>1>3這樣

 

然後寫這個前置,只是想解釋他為什麼要採用這樣的形象當偽裝而已(你

http://i.imgur.com/RV7SQY4.jpg

http://i.imgur.com/22n7OD3.jpg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醉菊蝶

h0800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