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2015/01/03 萊斯特傳奇團 - 天堂領地 Replay _01

※貝羅德視角


  『歡迎收看《今夜萊斯特》!』
  MONA準時轉開了電視,節目的開場JINGLE也在屋裡響起。趁著節目還沒正式開始前,我趕緊抓了毯子和可樂快步到客廳裡,和MONA擠在沙發上。
  我平常很少看脫口秀節目,尤其是要採訪人的這種。但是今天的例外,因為來賓……有點特別。不過就算是這樣,要不是MONA在正確時間打開電視,我也會因為研讀科學期刊過度專注,而忘了要收看直播。
  『相信各位觀眾還記得兩年前轟動萊斯特頭版的超級新聞「第三次黎明大戰」,而今天,我們邀請到節目中的正是擋下敵方重要攻擊、捍衛世界和平、傳說中的「黎明開路者」之一的──泰勒‧蘭登博士!』
  一陣歡呼和鼓掌中,泰勒就出現在螢光幕上。比起第一次遇到他的時候,他現在的西裝和打扮變得更乾淨俐落、更專業了一點。聽說他和桑雅、卡亞合資開了一個生技公司,現在是萊斯特的大名人了。就連他以前教書的大學,都封他是創校以來,最有成就的傑出教授。這跟他黎明戰爭前,被人喻為瘋子學者的處境成為一個強烈的對比。


  電視裡拍出當年被記者偷拍的黎明照片,一邊繼續向泰勒發問:『蘭登博士,自從這場戰役後,黎明開路者就只剩下你、科斯塔兄弟三人有繼續在檯面上活動,其他幾位開路者都像是人間蒸發一樣消失了。請問這其中是有什麼原因嗎?』
  看到這裡,我和MONA忍不住相視而笑。
  「……請問妳是黎明的開路者──莫伊菈小姐嗎?可以幫我簽名嗎?」我拿出胸口口袋裡的筆記本,試著跟她開了玩笑。不過MONA好像有點一時間無法意會……果然『幽默』這種東西很難靠模仿學起來吧?爾尼很擅長幽默,但是我努力了兩年卻還是抓不到訣竅的感覺。
  就在我還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,螢幕裡的泰勒突然一閃消失。同時電視內傳來巨大的槍聲,泰勒原本坐的椅子也被轟到棉花四濺。鏡頭在一陣慌亂中,拍到了站在某個助理身邊的泰勒……那個助理是易容過的桑雅吧,肯定是她在鏡頭外發現不對勁,用了羈絆手鐲還是什麼類似名字的魔法道具,讓泰勒瞬移到她身邊、閃過槍擊的。
  「桑雅幹得好!」我跟MONA一瞬間拋掉了緊張感,忍不住站起來在螢幕前忘情喝采。有桑雅在的話,根本沒什麼好擔心的。
  才剛這麼想,我們就聽到槍手大喊了類似『天火會滅掉萊斯特』、『等著吧,黎明的開路者』之類的話,然後舉槍自盡了。

 

  嗯……看來這次是針對我們來的啊。就算還在萊斯特的那幾位很可靠,但都鬧成這樣了,不回去一下好像不夠意思。
  和MONA達成共識,我就轉身進去房內收拾裝備。MONA從「霍華便利袋」中拿出小記事本,寫上了我們預計回到萊斯特的時間,並且丟入袋中。
  那個不起眼的記事本,是我們和卡亞保持聯絡的安全管道。因為「一月零日」事件的關係,卡亞的霍華便利袋(功用是容量不限的次元收納袋)分裂成兩個內儲空間共通的袋子。所以只要我們知道彼此在袋中放了什麼,就算人在地球的兩端,也能毫無阻礙地拿出對方放入的物品。卡雅和MONA在每天的早晚固定時間,會從次元袋中拿出筆記本,確認對方留下的信息。
  MONA曾經邀我在上面寫下訊息,但是我想了很久,還是想不到該寫什麼。最後……沒記錯的話,我在上面畫了像這樣「:)」的笑臉。
  我本來已經忘記這件事的,直到我們抵達停機棚、並且把防塵布從運輸機上掀下來以後,我才看到機尾上的「:)」塗鴉,並且想起這回事。
  MONA笑了一下,看來是她趁我不在的時候偷偷畫上去的吧?雖然不知道其他人看到飛機上多了一個笑臉會是怎樣的表情,不過現在也來不及修復了,只好硬著頭皮開回去。
  從溫哥華這邊飛回去大約需要三個小時,而我們又去附近的圖書館稍微查了一下關於『天火』的資訊,所以當我一邊播著搖滾專輯,一邊抵達萊斯特郊區的廢棄基地時,已經是隔天傍晚的事情了。

 

  降落前,遠遠地就看到橘色頭髮的科斯塔雙胞胎兄弟站在跑道盡頭,看來是卡亞先通知過他們了吧。不過當我離開機艙,正式跟他們打照面的時候,我反而一瞬間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我認識的那對兄弟……看來兩年還是能改變人不少吧,席格爾跟我印象中不太一樣了。稍後抵達的羅莎,似乎也跟我抱持著一樣的想法。不過這也只是我的猜測,畢竟羅莎……也只稍微地抬了一下眉頭而已。
  不過我也沒什麼資格說他們,因為看到席恩稍微愣住的表情,我才想起自己跟MONA因為趕著回來,所以還沒換下「小開本尼」的偽裝。我趕快拿下粗框眼鏡,然後把被髮蠟梳得貼平整齊的頭髮弄鬆,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像「貝羅德」以後,席恩才鬆了口氣,伸手跟我打招呼。不過MONA似乎不急著換回原本的行頭,所以席恩還是有些遲疑:「好久不見,貝羅德……還有你的女朋友?」
  「現在是老婆了喔~♥」MONA說完就摟住我的手臂,把我稍微拉彎了身子:「有人在附近,我聽見了上膛的聲音。」
  「快散開!有埋伏!」我才剛出聲,一顆子彈就著彈在我們腳邊,濺起了一陣塵煙。正當我打算拉著MONA進入機艙的時候,我聽見了席恩的詠唱聲,隨即一陣黑暗壟罩在周圍,誰也都看不到誰。

 

  雖然席恩的黑暗術能夠擋下敵方一時的狙擊,不過主動迎敵才是我們慣有的作風(更何況我們還有羅莎在!)。達成共識後,我們兵分二路。雙胞胎去追槍聲的來源,我跟MONA則是騎車往樹林裡的車燈去。
  離開黑暗術的範圍,我跟MONA回到機艙內。因為事態緊急,我只來得及拿出手槍塞在腰後,將機車的固定鎖解開以後,就載著MONA往車燈的方向前進。
  就在我們快抵達的時候,在我車頭燈的照射範圍內出現了一個頭部發著光的詭異人影。本想停下來觀察一下的,但此時對講機裡傳來了席恩的聲音──『撞下去!』
  ……撞下去?
  好吧,席恩都這麼說了,那就只好撞了。反正在經歷這麼多神秘事件之後,我也習慣『先斬再研究』的行事作風了。反正要講到讓我懂,至少也要花個一天一夜。

 

  催滿油門,重機加速往那個人衝去。而我和MONA則在機車飛速撞上他之前,一個側身翻滾跳離了機車。一個讓人忍不住皺起眉頭的撞擊聲後,我看到我的車燈伴隨著碎裂和碰撞聲,在黑暗中翻滾彈跳,最後停在一個小坡上。
  我跟MONA,已經不是第一次穿著不適合戰鬥的衣服進行特技動作了,除了落地的撞擊難免疼痛外,我們可以說是毫髮無傷。
  不過我的車可能就難說了……雖然不是第一次在任務中被摔,但是像這樣把它當自殺炸彈扔出去……不知道,我有一點罪惡感,希望沒有摔個稀巴爛。
  本來想拿著槍走過去看一下的,不過和後來趕上的雙胞胎和女王討論之後,我跟MONA決定先去搜車、他們去看那個被撞的詭異人(和我的車)。老實說我大概可以猜到席恩會對那個可能已經死透的敵人做什麼,所以還是不要跟過去比較好。
  席格爾在走過去之前,忍不住問了我:「你們到底招惹到誰了啊?」
  我想了一下,回他:「我跟MONA會在這個時間回來,只有卡亞知道。而這個人是開車來的,我想應該是跟著你們後面來的才對……所以應該是『你們』招惹到誰才對。」
  席格爾聽了,尷尬地哈哈哈笑了幾聲,然後轉身追上席恩和羅莎的步伐。

 

  拿著手電筒撿起地上的狙擊槍,拉開拋殼窗後,能感受到槍管內還有些餘溫。看來剛才對我們射擊的就是這把狙擊槍沒有錯。MONA之前說她也想要一把狙擊槍,看來聖誕老人遲到歸遲到,還是挺有用的。
  我們把車內搜索過了一遍,沒有找到太特別的東西。(其實大部分都是MONA搜的,因為我實在太在意機車的狀況,所以常常停下動作、看向車子的方向。)
  沒過多久,羅莎就騎著我那台有些破損的機車回來,而跟在後面的席恩,手上提著……呃,我沒有很仔細看,反正一定是頭顱。雖然聽起來有點令人驚訝,不過我一點都不意外。嗯,他是個連惡魔都可以嚴刑拷問的人呢,頭顱真的不算什麼。

 

  我們走回機棚的時候,泰勒、桑雅、卡亞,還有好久不見並且長高不少的萊爾也到了,而且還帶了一個叫做「道格」的大叔驅魔師。他們說,這傢伙有天火組織的情報,而且應該是個可信的人。
  不過,說個比較不相干的事情好了,雖然他年紀看起來比我們大、戰鬥經歷也不會太淺,但是……看他被大家問話的樣子,還是忍不住讓我笑了。
  嗨,歡迎加入超強怪人馬戲團。

 

  席恩拿出頭顱後,找了張桌子,就把頭顱擺上去。
  看到這個動作,大家都懂他要做什麼了。想跟著看的人,就找了個好位置站在旁邊;不想看的人,例如我,就轉身開始找別的事情做。
  雖然知道席恩的「死者問話」是怎麼一回事,但不管看幾次,一想到要看到一個死人頭顱說話,還是覺得渾身不對勁。不過那個菜鳥道格完全沒懂狀況,還傻愣地看向四周,一臉霧水地看著鳥獸散的大家。似乎是怕他礙事,羅莎把自己的行李放在他面前,請他幫自己拿到另一側的休息室去。雖然覺得莫名其妙,但是道格還是乖乖地過去了……真是個好人啊。
  外面下起大雨,而且是打在身上會痛的那種。因為車子雖然摔爛了塑膠外殼,但主體並沒有大礙。所以我順勢把車子牽出去,讓雨水洗掉那些血污、泥濘,然後再牽回來一一擦乾。不過就在我進入雨中,要把車子牽進機棚的時候,突然打了一個超大的雷。驚人的雷鳴除了嚇得我跳起來以外,閃電的強光更是一瞬間讓眼前的景色只剩下黑與白。我真的被嚇到了,但是其他人反而都還好的樣子……MONA甚至還拍了拍我的肩膀,讓我不要害怕。

 

  死者問話似乎不順利的樣子,那顆頭顱在被席恩問話之後,從口、眼部位發出了強光後,就再也沒有任何回應了。因為死者問話只能對同個人用一次的樣子,所以這條線索算是斷了。不過也不是完全無望,因為泰勒帶來了電視台監視錄影帶,或許可以從錄影帶中,找到那個刺殺他的人的線索。
  錄影帶有些雜訊,不過這對泰勒來說不是什麼問題。他把錄影帶放進訊號控制台,然後調校輸出訊號後,影像就變得清楚而且可辨識了。基本上影帶內沒有什麼特殊的內容,除了刺殺他的人推著推車進入電視台後,與一個眼睛嘴巴發光的人講話以外。
  看來除了剛剛那個被我撞死的傢伙以外,還有其他人也會五官發光呢……哈,是種潮流嗎。

 

  泰勒調整了縮放比率,也將影像放慢,我們從他的唇語中讀出『GEN617』的字串。不過這對目前的狀況沒有太大的幫助,畢竟只是這一個像代碼的字串,包括車牌、武器編號、帳號都能找到相關的資訊,範圍實在太大。
  夜深了,機棚有個像是泰勒舊公寓的區塊,能提供我們過夜和重整裝備。於是我們決定先暫時放下追查,好好地休息一夜,明天再繼續。

創作者介紹

醉菊蝶

h0800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