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2015/01/03 萊斯特傳奇團 - 天堂領地 Replay _02

※貝羅德視角

 

  泰勒在過來基地之前有接到一通電話,是凱薩‧愛考列打來的。他說想要找「黎明的開路者」談談,而不管我們要或不要,我們最後都會去找他。
  雖然有鑒於愛考列家族的各種壞印象(壟斷萊斯特市場、背地裡做很多見不得人的實驗、黑暗而強悍的手腕),讓我們……或是我,很排斥跟愛考列扯上關係。不過既然我們能找的線索有限,或許聽聽凱薩那傢伙的意見……也是必要的。


  外面的雨還在下,而且絲毫沒有要停止的意思。這是還滿奇怪的一件事,因為我在飛來前有看過氣象預報,萊斯特地區並沒有發布豪大雨的預警。
  聽著雨聲,大家正在吃早餐或收拾自己的裝備。我則是穿著雨衣走到外面的瞭望塔上警備……不知道,我就是覺得應該要有人上去盯著外面比較好。當作我神經質吧。
  雙胞胎撐著傘從機棚出來,這時候外面的地上已經積了不少水灘。雨勢和角度的關係,我看不太出來他們在做什麼。就在我試著想要拿出望遠鏡,看他們在研究什麼的時候,其中一個人影突然消失在眼前。我還以為是距離太遠的關係,所以眼花了,不過事後證明,我的確沒有看錯。

  『你們快出來幫忙!』『不要靠近水灘!』
  席格爾和席恩的聲音在一陣混亂中從對講機傳來,看來肯定是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了。不過就如同前面所述,大雨中我距離他們太遠,無法看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。只能大略從耳機中的對話得出以下兩個結論:
  ‧不要踩進水灘裡,這裡的水灘一旦踩進去,就會落入一個像是水、但不是水的無底洞。
    └因為席恩掉進去了。
  ‧水灘裡不僅沒有底,甚至還有黑色的觸手生物,而它們會把人拖下去。
    └因為道格追出去幫忙的時候,差點被拖走。


  我低頭看著腳下踩的瞭望塔地板,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悄悄形成了一灘積水。我稍微往沒積水的那側移動,不過這裡並不大,看來我遲早要離開塔頂。
  拉出道格以後,他們一群人以極快的速度往機棚內奔跑。而在此同時,席恩背後的大水灘內竄出了一隻超大的黑色觸手生物,並且往他襲去。不過他閃得快,所以那東西並沒有得逞,又迅速地縮回水中。
  看來不是只要避開水灘,就是安全的啊。我決定在這裡被水包圍之前,先行回到室內和大家會合。
  就在我要向下移動的時候,腳邊水灘內也竄出了類似的觸手生物往我捲過來。一時情急下,我翻過圍欄往下跳、並且舉槍往它身上開了三槍。雖然打中了,但是因為它在偷襲失敗之後,又馬上縮回水裡,所以我無法確認到底對它造成了怎樣的損害。

  站在瞭望塔下,我決定冒險再上去一次看看。而因為瞭望塔的底部有著一堆水窪,從底下過去的危險度太高,所以我稍微繞開了一點,決定從機棚外側往上爬、到了屋頂再跳到瞭望塔上。
  不過事實證明,我對神秘領域的了解還是太少了一點。就在我摸到屋簷的時候,一旁的排水管突然無預警爆裂、並且從中伸出了無數的小型觸手往我抓過來。為了閃開它們,我只好放手蹬牆、翻身落地。
  看來不只是水灘,只要是集滿雨水的地方,都是它們出來的途徑。得到這個資訊之後,我暫時收起槍、小心翼翼地避開水窪並且回到機棚內。


  經過剛才的混亂,他們看起來有些狼狽的樣子。不過沒能整理多久,基地的監視器就拍到有輛警車往這裡開過來。由於不知道對方的來意,加上大部分的人都選擇從大眾面前銷聲匿跡,所以泰勒打開了基地的秘密地下室,讓部分的人可以先進去底下避避耳目。
  不過,如果只是單純不想讓對方看見的話,我不需要特別躲到地下室就可以辦到。所以我找了一個不錯的隱匿點,跟著泰勒、雙胞胎、道格一起在一樓等警車開過來。他們引導警車停在門口,因為這裡沒有水灘,稍微安全一點。
  看到泰勒和雙胞胎,警察臉上難掩興奮的表情:「黎明的開路者!」
  ……看到三個開路者就這麼興奮啊。真想看看,如果他知道開路者全員都在這裡的話,會露出怎樣的表情呢。


  警察說,他們是來請黎明的開路者協助調查「凱薩‧愛考列」死亡事件的。他今天早上被人發現陳屍在萊斯特市議會大樓頂,疑似是被雷擊中身亡。雷雨是從昨晚開始下的,但是為什麼凱薩會獨自留在市議會頂樓等疑點,到現在還毫無頭緒。
  昨晚的雷……該不會就是嚇了我一大跳的那個吧?畢竟昨晚雨下得雖大,但是雷卻打得不多。唯一一個可能是轟在市議會頂樓的,以距離來說就是那道雷比較有可能了。
  凱薩‧愛考列的死因成迷,似乎引起他的妹妹──阿緹密斯‧愛考列的極度不滿,在她的施壓之下,這兩個警察才從通聯紀錄中找到凱薩生前最後個通話對象──也就是黎明開路者的泰勒。雖然泰勒並沒有辦法提出有用的資訊(畢竟凱薩只是要他去找他而已,其他什麼都沒有說),但警察還是希望『神秘領域的權威泰斗──泰勒‧蘭登博士』可以去現場了解一下。

  說到阿緹密斯‧愛考列,我對她的印象也不太好……大概是那種,如果她知道我是黃銅大宅事件中、最後拿著永動能源環逃跑的那個人的話,我可能會被拆成好幾塊的那種『印象不太好』。怎麼樣都忘不了,當我們從大宅中離開,以為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候,她突然出現在大宅前,要脅我們交出永動環的可怕模樣。
  啊,不提到永動裝置我都忘了……那個環還因為本身自帶的能源過強,所以卡在霍華便利袋的次元中拿出不來呢。因為卡在裡面太久,我都習慣了。之後等事件結束,應該要和泰勒討論一下才對。


  警察臨走前,泰勒問了一下他們開過來的狀況(畢竟一路上肯定有不少水灘),對方還天真開朗地回:「可能是因為下大雨的關係,所以車子有點顛簸。不過路上的人比平常還要少喔,一路順暢!」
  一瞬間大家的表情都僵住了,那個警察看氣氛不對,可能還以為自己說錯什麼話了。在他們離開時,席恩特別叮囑警察開車時要盡量遠離水灘。不過對方卻無法理解的樣子,還以為只是玩笑話。(他們竟然敢質疑席恩,連我都替他們捏把冷汗。)
  為了讓他們理解事情的嚴重性,泰勒伸手去屋外接了一小灘雨水在掌心,然後伸出食指,往水灘內戳去。食指沒入水中,超過了正常情況應該有的深度,同時在他拿出手指的時候,細絲般的黑色觸手也跟著從水中湧出。
  泰勒反手倒掉掌中的雨水,觸手也隨著滴落的雨水而撕裂消失。警察們看到這個狀況,先是愣了一下,然後比出了一個『GOT IT』的手勢:「你們的專業領域,對吧?我懂了,沒問題!」
  接著就看到警車為了要閃避水灘,而用一種扭捏的方式開離基地。


  其實,我還滿能理解他們為什麼會是這個反應。畢竟不是每個人對待神祕事件,都能用一種「包容異國文化」的心情來看待。至少在三年前,我也是對這種事情一無所知。就算這段期間我努力涉獵相關的書籍報導,我也還是無法像其他人那樣,面對突如其來的神祕事件,就像是不小心打翻一杯牛奶那般自然與平淡。
  我還記得,席恩第一次聽說我(和我的搭擋爾尼)是神祕知識門外漢的表情。或許是意外怎麼會有人對這方面的知識如此貧乏,但是又攪和地如此深?我不是很清楚,但是他當時說了讓我很印象深刻的一句話:
  「如果繼續接觸下去,你最後會跟爾尼越來越疏遠。」
  雖然他當初的意思,應該是指我跟爾尼的「平凡人界線」會越來越明顯,最後就不知不覺地漸漸疏離。不過,就算我認為這件事並沒有朝他預想的方向發展,但我跟爾尼已經有兩年沒見,卻也是不爭的事實。

創作者介紹

醉菊蝶

h0800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