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2015/01/03 萊斯特傳奇團 - 天堂領地 Replay _03

※貝羅德視角

  如果要去市議會的話,最安全的方式還是開飛機飛過去比較好。但是那附近又沒有適合的跑道可以降落。雙胞胎提議拿出他們之前弄到手的飛天摩托車,三貼(包含泰勒)飛去市議會探探看。如果真的需要支援,我跟桑雅再把運輸機開過去支援。
  他們的飛天摩托車是個很有趣的東西,平常只是個可以放在掌中的石製裝飾品,有需要的話就可以變形成真正的摩托車,而且還可以飛在空中。唯一的缺點是七天內只能使用二十四個小時,超過時數就會變回石雕,直到下個七天到來。

 

  我們一邊看著監視錄影器,一邊圍在一桌打牌。從空中鳥瞰萊斯特的那三人,也用對講機告訴我們今天萊斯特街道是如何地空蕩。
  到達市議會的他們,很順利地就到達高樓層與阿緹密斯見面了。她顯然對於警方的辦事效率非常不滿意,從對講機都可以聽到他在怒罵警方沒用的怨言。不過像她這樣的人,應該也知道這種案件是一般警察無法應付的吧?可憐的警察,在這個案子上只是個受氣包。
  一看到泰勒,阿緹密斯就把警察給打發下去。泰勒也很直接,直接問外面的情形是不是愛考列家搞的鬼。這邊有個小插曲,泰勒為了展示『外面的情形』,而又玩了那招接雨水到掌心的把戲。結果好像是因為試太多次的關係(在示範給警察看之前,他就有先行測試過一次了,所以在市議會算是第三次),他掌心在接滿水之後冒出了大量的觸手,並且試圖反噬他。就算泰勒馬上把雨水倒掉,他手掌上還是留下了一個大洞。
  我看了一眼桑雅,她大概已經在心裡面戳泰勒好幾個洞了。

 

  阿緹密斯否認現在這件事跟愛考列有什麼關係,甚至說出他的家族從古至今存在的目的,就是為了預防萊斯特像今天一樣,面臨世界末日的危機。
  愛考列家族最明顯的特點,就是金色的頭髮與皎好的面容。有人傳說愛考列家族是天使的後裔,所以才能擁有如此的先天遺傳。對於這個說法,我持保留態度。怎麼說呢,要是愛考列家族真的是天使後裔,那他們的來源肯定不是童話故事中仁慈溫柔的聖潔天使。
  我的童年是在一間天主教的慈幼院中度過,儘管我對神和宗教沒有什麼頓悟性,但是我還不想讓天使的幻想這麼早破滅。

 

  愛考列的使命是避免萊斯特毀滅,這件事在「一月零日」事件的時候,我們已經有了相關的認知。而他們避免萊斯特毀滅的方式,是藉由收到「神諭」的方式來進行的。
  「神諭」不是真正來自神的信件或信物,而是那些已滅亡世界的「遺語」。也就是說,假設A次元的萊斯特要毀滅了,那他們就會送出一份給其他沒有步入毀滅的萊斯特一封相關的資訊。或許B次元的萊斯特收到了,就能藉由A次元的資訊而避免掉同樣的災禍。
  我不確定他們是怎麼辦到的,但是這個方法的確是成功的。至少在「一月零日」的時候,我們就因為收到他們所謂的「神諭」而集結起來,並且阻止了萊斯特的滅亡。不過……當我知道神諭是怎麼運作的時候,就很難不去想那些發給我們神諭、跟我們有著同樣生活,但是卻步入滅亡的人……最後怎麼了。

 

  因為我們都不在現場的關係,所以聽愛考列和泰勒的對話,就像是在聽廣播一般。我們很容易就忘記對講機的另一端,那三個人正很嚴肅在談判套話的人也聽得見我們的聲音。這引起了不少好笑的狀況,例如卡亞就經常緊接在阿緹密斯的話之後發表自己的看法。
  『愛考列家族的家族的使命,一直以來都是──』
  「興風作浪。」
  『而這些行為的目的,都是為了──』
  「錢嘛。」
  ……我不知道對講機那邊的夥伴是什麼表情,但是我們這邊已經笑到沒有辦法繼續打牌了,所以他們一定好不到哪去吧。

 

  阿緹密斯和泰勒他們談了許久,甚至還拉出了一個叫做「亞瑟‧愛考列」的小男孩出來。
  『那是哪個亞瑟‧愛考列?』是個很重要的問題,因為在一月零日的事件中曾出現過兩個「亞瑟‧愛考列」。一個是讓大家吃盡苦頭、最後戰敗墜入次元夾縫間的「艾格里歐‧亞瑟‧愛考列」;另一個是在那個未來末日,引導最後人類存活的「路德維希‧亞瑟‧愛考列」。
  聽泰勒和萊爾的反應,在他們面前的看來是那個比較乖的「路德維希‧亞瑟‧愛考列」。而他基於一些原因,被收為愛考列家的孩子,並且成為凱薩和阿緹密斯的養弟。

 

  他們談了一段時間,大致上的重點是這樣:
  ‧「GEN617」,指的是聖經 創世紀第六章第十七節:「看哪,我要使洪水氾濫在地上,毀滅天下;凡地上有血肉、有氣息的活物,無一不死。」
  ‧世界不是人所統治的,而是神所委託代管的。而當人無法自治時,神就會收回去自己親自管理。(不過現在這個意圖滅世的「神」指的是「什麼」,我們也無法確定)
  ‧雨水匯積的地方,就是一個次元。所以當大雨一直下,使洪水漫延在這個世界的時候,就等同是兩個次元世界的融合。而融合能量的源頭,應該就位在雨水出現的地方──也就是雲裡。
  ‧天火組織大部分時間流竄在歐洲與中東戰場,並且堅信自己是最接近神、最受神親賴的信徒。對於這個他們認定已經「失道」、並且向他們派軍鎮壓的萊斯特滿懷著恨意,因此誓言要仿效所多瑪與蛾摩拉兩城的際遇,以「神之天火」毀滅萊斯特。
  ‧天火組織的本部雖然已經被愛考列家族殲滅,但是他們似乎早已跟「什麼」搭上了關聯,並且願意以最後的力量協助這個「什麼」。而這個「什麼」就是造成現在大雨的元凶。
  ‧他們推斷,凱薩‧愛考列之所以死的原因,可能是因為他已經發現了「什麼」的存在,並且為了和他們談判或求和,才會在大雨之夜登上樓頂。但是「什麼」並沒有領情,反而以雷劈死了凱薩。
  ‧阿緹密斯認為,路德維希‧亞瑟‧愛考列是唯一一個可以停止次元融合的人。因為愛考列家族持有的另一個神秘聖物──遊蕩者之手被他們安裝在路德維希的身上。而這隻手一直是擁有「遊蕩者之眼」的泰勒,一直在追查中的東西。
  ‧泰勒的「遊蕩者之眼」和路德維希的「遊蕩者之手」一樣,都是屬於能夠在次元間任意旅行的「遊蕩者」身體的一部份。
  ‧雲裡面應該有一個真正的次元大門,讓造就現在這種情況的「什麼」能抵達這裡,並且促使次元融合。「遊蕩者之眼」能看見次元之門,而「遊蕩者手」能將它關上。

 

  雖然我寫了這麼多,但是其實我不是很確定自己有沒有聽懂。
  總之,結論是「保護路德維希‧亞瑟‧愛考列,並且把他送上天空,讓他可以把次元之門關上。」如此一來,這起大洪水事件應該就會結束。
  ……好吧,我不得不承認,我不是很喜歡這種「無法用手榴彈解決」的任務。這實在是太超乎我的理解範圍了,在這種有聽沒有懂的狀態下,很難定位自己在任務中所該擔任的角色。簡單來說,除了「有樣學樣」以外,我還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。

 


  確定目標後,我和桑雅將機棚大門打開,讓飛機處於隨時可起飛的狀態。此時對講機內也聽到混亂的情況,泰勒那邊似乎也遇到了突發狀況。
  從電梯井、逃生梯內都聽到了詭異嘈雜的聲音,他們看了一眼後,發現是一群本來在樓下的議會工作人員,以口眼發光、不自然的姿態攀爬上來。他們應該就像突襲我們的人一樣,可能被「什麼」控制了。由於數量眾多,他們決定直接上市議會頂樓與我們會合。可是這群被「什麼」附身或控制的人群行動迅速,就算逃上屋頂也很容易就被追上,因此阿緹密斯決定在該樓層斷後,其他人則保護路德維希登上樓頂。

 

  只要上了樓頂,雙胞胎就可以載著路德維希搭上飛天機車離開市議會。而桑雅也只要用友絆手鐲,就可以直接將泰勒傳回機艙內。一邊擬好應對策略,飛機一邊載著其他人來到萊斯特上空。
  就在我們接近市議會時,卡亞聽見有人落在我們機頂的聲音。或許是他落得輕盈,也有可能是引擎聲過大,我跟桑雅、甚至是其他在機艙內的人都沒有注意到這個聲音。正當我們半信半疑的時候,對方往機頂用力攻擊、嘗試破壞的聲音就打消了我們的疑慮。
  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來的,但是的確是有個傢伙在我們的飛機頂上。

 

  和桑雅對看了一眼,我們馬上調高引擎輸出、加大馬力、將扭力調節轉至最高後──直接來個空中側翻五圈半。
  桑亞和我在駕駛和副駕駛位,我們本來就有繫上安全帶所以沒什麼問題,但就苦了後面機艙內的大家。萊爾在翻滾完之後,說了:「這忍不住讓我想起『黑夜高峰會』的麵包車滾筒洗衣機……」
  抱歉,情勢所逼啊。

 

  翻滾奏效,飛機頂上的那傢伙似乎被甩到世界的另外一個角落了。我們接近市議會頂樓後,就如同先前規劃的那樣,把在市議會的四個人都拉上飛機。
  和路德維希溝通過後,泰勒透過窗戶指認了天空中的一個點,讓我們把飛機開到那裏去。
  「那裏有一個漩渦。」泰勒這麼說,但除了他以外的人都只看見普通的厚厚雲層。但都到了這種時候,還堅持「眼見為憑」的話,那未免也太不識相了一點。

 

  飛機穿過雲層,來到雨雲之上。
  ……某方面來說,這裡的景象又再度刷新了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。

 

  很明顯地,我們的飛機闖入了一群眼口發著光的「人」所組成的禮拜慶典。而我們就出現在這個祭典的中心,也就是他們一圈又一圈圍住的這個中央空間。雖然我無法從他們發光的眼口中看出情緒,不過他們肯定不會開心到哪裡去。現在的感覺,就像是闖入了一個未被邀請的派對,而且還毫無遮掩地空降在舞池中央一樣令人覺得不妙。
  根據阿緹密斯和泰勒的說法,他們應該就是那些「什麼」了。不同於地上那些眼口發光的人,他們除了眼口發光外,背後也有著形似翅膀的光團。或許人的外型加上翅膀形狀的光團,很容易就聯想到「天使」。不過就像我之前說的,我還不想打碎自己關於「神話」的童年幻想,所以我寧願繼續叫他們「什麼」。
  不過泰勒很快就說出了一個比「天使」和「什麼」更準確、但是也更聽不懂的名詞──「亞空神族」。

 

  亞空……WHAT?

 

  真是夠了,就算我再怎麼努力閱讀神秘領域的書,我也沒辦法用腦袋記住這種鳥字。

 

 


  為了關上次元之門,路德維希表示想要離開飛機、獨自進入更上層的雲中。他脫下外衣,我們在他的背上看到了一隻潔白羽毛的翅膀、以及一隻奇怪的乾癟手掌。他說他原本有兩隻一樣的翅膀,但是因為一些原因,另外一隻翅膀被人用外力截斷了。而愛考列家族在收養他之後,便將遊蕩者之手接在上頭,成了他從不外露的「第三隻手」。
  只有一隻翅膀能飛嗎?路德維希因為沒有嘗試過,所以自己也不敢篤定:
  「但是我願意試試看。我相信我應該……不,我可以做得到。」

 

  比起外面的亞空(管它是什麼)神族,我更願意承認這樣的路德維希是天使。

 

  ……不過為了以防萬一,我們還是在他身上綁了很多安全繩索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醉菊蝶

h0800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