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2015/01/03 萊斯特傳奇團 - 天堂領地 Replay _04 (END)

※貝羅德視角

 

 

  機艙門一開,路德維希還來不及嘗試飛行,就有一坨光影衝撞進來。以那個衝勢看來,要不是羅莎一掌將他擋下,他搞不好能一路從機尾撞到駕駛艙來。
  同樣也是眼口發著光的傢伙雙手拿劍,一個翻身就往卡亞身上穿刺過去。他的目標不是卡亞,而是卡亞身後的路德維希。從我的位置無法看得很清楚,但從路德維希的表情和腹部的鮮血來看,他也受到了這一劍的傷害。
  一瞬間槍聲、刀劍四起,場面一陣混亂,我甚至繞到駕駛艙門口對他補了四槍,但大夥對他造成的傷害卻不如想像中的多。儘管如此,他也沒能佔上風多久。羅莎大劍揮下,那傢伙的雙臂也被削斷。
  就算有雙劍,沒雙手也沒用。

 

  因為他少了雙手,所以桑雅刻意拉高機鼻,看他會不會自己摔出去。只可惜他從腳下伸出了劍、將自己釘在機艙內。(拜託不要問我他怎麼辦到的,鬼才知道)
  圍繞外面的亞空神族,此時也開始吟唱起無法理解的歌曲。泰勒皺了眉頭,說他們在唱有關『以神之名,懲戒惡人』之類的詞彙。斷臂的傢伙似乎在聽到吟唱後,收回了腳底的劍,但卻從眼口伸出了其他的劍……WHAT THE FUCK?
  羅莎見他的狀況不對,伸手想將他踹出機艙,但情勢卻沒有『完全如她所料』。對,他是飛出機艙了沒有錯,但羅莎的腳卻也被他的腹腔給吸附住、跟著一塊被拖出機艙。
  接下來的一切,也都發生得很突然。羅莎跟著斷臂摔出去之後,斷臂全身發出了強烈的帶刺光芒,然後像是個防空高射砲般猛然爆裂。飛射而出的尖刺如同流星一樣襲來,就在這個時候,桑雅突然一個急攀升,轉而讓大部分的殺傷破片打在機殼上,免去了可能的傷亡。
  桑雅實在太神了,我忍不住發出「哇」的讚嘆聲。

 

  雙胞胎的其中一個或是兩個,我不知道,總之飛天摩托車往外跳出,順利半空攔截了滿身是血、但是仍舊充滿戰鬥意志的羅莎。(我不知道一個人毫無閃避地被高射炮直接打中會發生什麼事,所以也別問我羅莎到底是怎麼意志清醒地活下來的。把這當作是神祕領域的話,或許就會快活一點。)
  因為剛才的急攀升,我們已經離泰勒口中的「次元之門」很近了。(雖然除了泰勒以外,沒有人知道那扇門在哪。)路德維希決定趁著這個機會,飛上去將門給關閉。他叮囑我們,在他飛出去之後,就要盡快離開這個雲層。畢竟他也沒如此使用過「遊蕩者之手」,所以也不清楚會發生什麼事。
  祝他幸運之後,我們目送他的背影離開。趁著亞空神族的焦點集中在急速飛馳的路德維希身上,桑雅壓低機鼻,打算加速離開這個奇怪的雲層。
  不過根據經驗,我們不可能就這樣順利退場的。

 

  學過基礎自然科學的都知道,雲不是水蒸汽,而是許多聚集在一起、並且被暖空氣抬升的小水珠。當小水珠聚合、導致重量過重,或是對流減緩、導致抬升的力量減小時,水珠就會從高空中落下,成為我們所說的「雨」。
  說了這麼多,其實意思就是──這片厚厚的雲層,就是一個『浮在空中的大水灘』。

 

  巨大的黑色觸手,以從未見過的數量和陣勢往機尾襲來。雖然聲勢上挺嚇人的,但是這可能是我這兩天來見過最令人安心的畫面。
  ──因為我終於知道該做什麼了啊。

 

  我不疾不徐地繞過大家、走到機尾門,接著從霍華的便利袋中拿出剛買不久的手榴彈,一個個拔掉揷梢後往觸手們投去。像是飢餓的蟲子一樣,也不管我餵食的是什麼,觸手們迅速地就將五顆手榴彈給捲進去。
  『碰!』
  這種空氣由於高溫高壓而急速膨脹所產生的聲音,此時顯得特別地悅耳。看著這完美的爆炸,我心情也不自覺地舒坦了起來。
  啊,還是能用手榴彈解決的問題最棒了。

 

  不過……本來就被斷臂打得滿目瘡痍的飛機,也因為這小小的爆炸風壓而稍微加重了病情。尾翼正式宣告罷工,因此我們無法藉由尾翼的擺動而調整航行方向。雖然可以藉由協調左右引擎的推進、或是機翼的導流板來進行航向的變動,但這樣的不精準航行,並不適合在跑道狹窄的陸地上降落。
  和桑雅討論了一下,我們決定在不遠處的河口進行迫降。

 

  在一片浪花之後,我們成功迫降在河口。(迫降的過程?桑雅獨自操作都可以閃過斷臂的爆炸攻擊了,那有我在副駕駛座協助的話,又能顛簸到哪裡去?)
  由於我們並沒有預料到會迫降在水面上,因此也沒有替飛機加裝滑行筏。所以就在我們一個個脫離機艙的時候,飛機也一點一點地沉入水中。不過那並沒有維持太久,因為我們很快就找人把它打撈起來、並且送回機棚維修。

 

  路德維希成功地關上了次元之門,原本滿地的水灘也在次元之門關上後消失無蹤。萊斯特恢復成原本晴朗的天氣,而空蕩的街道也漸漸地出現人潮。
  這天的萊斯特有個奇怪的新聞,是關於許多人在雨中行進時,都夢見自己『掉入水坑、並且被黑色觸手抓住』的奇怪噩夢。八卦小報出現了各種不同的解釋,但真正的理由……只有幾個人知道。

 

  阿緹密斯在事件結束後神秘失蹤了,也不知道在斷後的時候,她遇上了什麼事。錄影帶早就被人動過手腳,因此也無法判定她到底去了哪裡。凱薩死亡、阿緹密斯失蹤,愛考列家族的當家之位(以及多數股份),就這樣落在了『不小心就拯救世界』的路德維希身上。
  因為分身乏術、加上經驗不足,路德維希又透過一些方式與泰勒搭上線,希望能分點股份給我們,讓我們這批人可以成為協助他的股東。不過想當然爾,最後願意和他接洽的人,還是只有在檯面上活動的那三個。

 

  在飛機(利用路德維希提供的資金)修好之前,我和MONA還要在萊斯特待上一段時間。幸好我在加拿大開的機車快遞公司的助理,是個頭腦靈活的傢伙。所以就算我一段時間不在本地,也不用擔心這個小公司會出大問題。
  這段期間我住在機棚內的起居設施中,泰勒偶爾會來和我討論飛機的維修進度(還有未來改裝方向)。某次討論時,他提到直屬於梵蒂岡教會的國際驅魔師組織在這次事件開始前,就收到中央「全面撤出萊斯特」的撤離命令。
  他推測,或許亞空神族出現在萊斯特領地的事情,早已被梵蒂岡教會察覺。可由於亞空神族的形象過度近似於「天使」,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教義爭論與紛亂,才決定下達撤出萊斯特的指令。

 

  ……因為害怕自己的信仰動搖、擔憂自己定義的「神」與想像中不同,原本主張「遵循神旨保護人類」的教團,卻成為第一個從保衛戰線上撤退的群體。


  多諷刺。

 

 

 

  貝羅德放下筆,看了看腕上的手錶。
  凌晨 02:36。
  雖然已經沒有了需要回報任務的對象,但他還是習慣性地寫完了任務的回憶記錄。
  他揉揉眼,在椅子上稍做伸展。雖然機棚內的起居室有暖氣,但畢竟是冬天,坐久了還是有點冷。正當他闔上筆記、伸手要關桌燈的時候,動作卻停了下來。
  筆記本的扉頁因為不堪長期使用,而有些脫頁。就算已經蓋上了封面,仍有一角從底下露了出來。貝羅德收回關燈的手,小心翼翼地翻開這熟悉又陌生的第一頁。


  『給 貝羅德:
      願你每次都能完整無缺的回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爾尼。
        P.S. 報告的字要工整一點,不然我會叫你重寫。』


  看著這幾行字,貝羅德癟了癟嘴,拿起筆又翻回剛才寫完的那一篇。

 


  嗨,已經有兩年沒有看到你了。你們有收到我請卡亞轉寄的聖誕卡片嗎?因為擔心字跡會被其他人認出來,所以我只好打印一些祝福話在上面,希望你沒有把它誤認成是一般的廣告文宣而丟掉。
  ……怎麼辦,我覺得你一定丟掉了。
  對了,我跟莫伊拉已經結婚了,不過因為是假名、假身分,所以沒有婚禮也沒有婚紗。我很希望在哪天,我們可以用真正的身分和名字重新結一次婚。到時候我會請你當伴郎的,如果你沒有搶在那之前結婚的話。
  因為一些原因,我現在人在萊斯特,大概還要等一段時間才能走。我還在猶豫要不要偷偷地去找一下你,但是又怕這樣的行為會讓這兩年的努力白費,所以還是再想想好了。
  雖然現在不用向你報告任務狀況了,但我還是不自覺地寫完了報告書。你如果看完的話,應該就能了解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了吧?我很努力的把前因後果都寫進去了,你應該能看懂。
  你一定很納悶,為什麼我久久請羅莎帶去的信件,總是只有短短幾句話吧?嗯……雖然請羅莎轉交是一個頗為安全的做法,不用擔心被別人發現或是曝光。但是我覺得正因為我們很久不見,所以才更不想要用書信來傳達我的心情和近況。


  畢竟比起文字,我覺得我還是比較想要親口告訴你。

 

 

 

  寫下句點,貝羅德再將文字從頭檢視了一次。確認內容無誤後,他拿起刀片與尺,將方才寫下的段落小心翼翼地割下來。

 


  然後揉爛扔進廢紙堆。

 

 

 

          ──萊斯特 《天堂領地》Replay (END)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醉菊蝶

h0800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